中国名牌网首页 政策 理论 人物 金融 科技 汽车 旅游 食品 房产 美妆 母婴 健康 教育 体育 文化 能源 会展
民族品牌工程 中国名牌网 中国行业名牌峰会

中国名牌网>正文
来源:
北京商报

WeWork拿到高盛“救命钱”

2019-12-24 11:16:08 来源: 北京商报

?

  当17.5亿美元的新融资到账之后,WeWork的求生之路终于有了一丝曙光。估值暴跌之后,WeWork的坏消息接二连三,从换CEO到裁员再到卖资产,WeWork也从神话沦为了笑话,就连背后的“大东家”软银也被连累。虽然救命钱已经到手了,但对于WeWork而言,要想真正翻身,更重要的或许应该在商业模式和管理制度上多下功夫。

  

wework

  17.5亿美元融资

  自救是目前WeWork的唯一主题,日前,终于有了关于WeWork的好消息。在高盛的牵头下,WeWork获得了17.5亿美元的新融资。据悉,此轮融资将以信贷额度的方式提供给WeWork。

  “我们很高兴WeWork、软银集团与高盛签署了承诺书,”WeWork发言人艾琳·克拉克在电子邮件声明中表示,“根据新贷款协议,WeWork不会被要求进行任何现金抵押。”此外,艾琳·克拉克还表示,WeWork和软银集团分别是高级担保和无担保贷款的共同债务人。

  当然,这笔钱并非高盛大发慈悲,还是源于WeWork最大“金主”软银的规划。今年10月22日,WeWork宣布与软银集团达成救助协议。根据救助协议,软银将获得WeWork 80%的股份以及控制权,相应的,WeWork也将成为软银的关联公司,软银要付出的是提供总计95亿美元的资金,其中就包括50亿美元的新融资。

  高盛牵头的这一轮融资正是软银承诺为WeWork筹集50亿美元债务融资的第一步。除了融资之外,软银目前已经实施的债务融资救助计划还包括11亿美元的有限担保债券及22亿美元的无担保债券。

  这对于目前的WeWork而言,无疑是一笔救命钱。从年初的470亿美元到之后的250亿美元,WeWork的估值直线下滑。2019年三季度的财报显示,WeWork的亏损金额达到12.5亿美元,超过去年同期亏损额的两倍。而本次高盛提供的信贷额度到账之后,将取代WeWork总额为11亿美元的现有额度,将能够释放出WeWork现有信用证中用作抵押的现金,提高WeWork的现金周转能力。

  这样的烂摊子之下,投资者们的担忧不绝于耳。因此为了让WeWork能顺利获得融资,软银不得不豁了出去。此前就有知情人士透露,WeWork正在联系多家银行,以了解它们对参与WeWork救助计划的兴趣,目标是让资金在年底前到位。而为了让这些银行更加放心,正如上述WeWork发言人所言,软银自己也会被列为借款方,而WeWork则为共同借款方。

  断臂自救

  软银正想尽办法为WeWork筹钱,WeWork自己也没闲着,对自己痛下狠手。在所有的节省开支的措施中,裁员可能是最直接的,因为大量的运营资金可以就此省下。“如果我要被解雇,可能就在下周”,在社交平台上,WeWork的一名员工早就知晓了被裁员的命运。

  根据此前CNBC等多家美国媒体的说法,WeWork计划裁撤超过4000名员工,以应对公司扩张带来的巨幅亏损,约占全球员工总数14000人的30%。事实上,在今年11月,WeWork董事长马塞洛·克劳尔就在发给员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,鉴于公司的财务状况,裁员是“必要的”,这将“提高效率,也会增加责任”。

  裁员之外,缩减公司业务也是重要措施之一。WeWork日前证实,该公司正在对全球约100份大楼租赁交易进行评估,约占WeWork全球租赁总量的10%-15%,但不清楚WeWork最终会撤销多少交易。WeWork方面表示,为获得盈利性增长,公司将会对全球运营和资产进行深入评估,租赁评估只是其中一部分。

  当WeWork自身难保之时,此前收购的初创公司们也无疑躺在了WeWork的变卖名单上。8个月前,WeWork以2.2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办公管理平台Managed by Q;8个月后,包括Managed by Q联合创始人兼前董事长丹·特兰在内的一群投资者和高管,正试图从WeWork手中回购该业务。WeWork也乐见其成,试图促成出售协议。

  Managed by Q的出售协议还在商议中,但Spacious和内容营销平台Conducto已经被WeWork舍弃了。前两天,WeWork刚刚宣布关闭Spacious,后者被其以4250万美元收购。与此同时,Conductor的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、首席运营官及投资者从WeWork手中回购了公司,该公司于2018年3月被WeWork收购,价格是1.136亿美元。

  从WeWork目前的境况来看,卖卖卖是无奈也是必然。根据WeWork今年8月公布的招股书,今年上半年,WeWork的亏损额为9亿美元,而长期租赁债务则为179亿美元。就相关问题,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WeWork中国区媒体联络中心,对方表示,该项信贷仍在筹组银团,预计将于一月完成。

  翻身有多难

  “当他们招聘我们时,一切说法都是‘我们将帮助你找到你的超能力,WeWork不仅仅是工作。’”一名WeWork前员工道出了这家独角兽巨头曾经的美好愿景。

  高楼已塌,要想重建高楼并非易事。对于WeWork而言,首要的就是外界对于共享办公模式的质疑。纽约城市大学巴鲁克学院教授、地产学专家帕维尔·克里文科曾表示,经济的景气程度对WeWork的实际运营影响很大,“因为他们已经与地产所有者签下租约,这部分租约数额超过他们与企业客户签署的租约。因此他们要支付的租金必定超过企业客户要支付给他们的租金。由于经济不景气,客户需求会降低。他们仍然需要付租金,但未必有足够的客户”。

  连年的亏损也足以说明,目前WeWork还没有找到很好的盈利模式。今年10月底,国际咨询公司AArete通过计算指出,以WeWork现在的运营模式,其每获得1美元收入,就要花费1.09美元。如果按此趋势发展,除非迅速实施大幅削减成本的措施,否则WeWork可能会在约10个月内耗尽从软银集团获得的总计95亿美元救援资金。

  商业模式之外,WeWork最被诟病的问题还在于内部管理的混乱。WeWork创始人诺依曼及家人在公司董事会掌控力过大。福布斯、《财富》杂志、《华尔街日报》等多家媒体都曾指出,WeWork企业管理和资金流动中存在操作不规范和不合理异动,比如诺依曼本人是公司房东,诺伊曼的妻子担任教育业务线的首席执行官兼继任委员会委员等。

  而WeWork一直倚赖的软银也陷入了泥菩萨过江的境地之中。就在前两天,日本最大两家银行集团的高管们表示,对于孙正义管理软银1000亿美元“愿景基金”的模式感到不满。原因正是孙正义对于执意救助WeWork的计划。

  好在现在WeWork也知错就改,把诺伊曼逐出了公司,诺伊曼的妻子也不再担任继任委员会三名成员之一。不过诺伊曼离职时拿到的12亿美元的补偿仍引发了众怒。私募股权公司Patriarch Organization的首席执行官埃里克·希弗表示:“这真是令人发指。我认为任何超过一美元的资金都超过了他们所需要支付的。”(陶凤 汤艺甜)

责任编辑: 汤悦晗
关键词:
+1
新闻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,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代表我网立场

为你推荐

加载更多新闻

Copyright 2000-2018 chinatopbrands.net

版权所有:中国名牌网 京ICP备18047135号

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

贵州快3怎么玩